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20

人物:叔叔,四十岁左右的年纪,矮个黝黑敦实的汉子。

爷爷,七十岁左右,矮个消瘦沉稳的老人。

傻子,三十多岁脏且胖。

包工头,五十岁左右,极其富态又傲气十足的一个男人。

高层楼房内的五十岁左右某男、二十岁左右某女、叔叔的工友若干、警察几个、

第一幕:日清晨初夏的乡村山野

正是草木茂盛的季节,因为干旱草木和庄稼一片不忍目睹的焦黄。镜头渐渐推近,在一片草木枯黄的尽头是倒倒歪歪地十几栋泥坯房。特写几家土坯房,摇摇欲坠的窗户和门扇,院子里趴着一两只瘦骨嶙峋的笨狗。

第二幕:日乡村院落

一个相对整洁和干净的院子,几只鸡若无其事地在院子中刨食溜达,一只鸡立在那里,侧着头看向窗户,从屋里传出两个人争吵的声音。

屋内,中间是厨房,东西是两间带炕的卧室,东间屋里,光线有些阴暗,靠近北墙的地上放着一对红色木质的箱子,一个中年男人(叔叔)正在翻箱倒柜地找什么东西。

南炕上坐着的一个老人(爷爷),表情激动。

爷爷:(激动地)你就忍心把这一大片地扔了?

叔叔:(停下翻动的手,抬起头看着爷爷)不走咋整?等着饿死吗?天都旱成这样了,还有啥指望?(说完继续低下头,找衣服)

爷爷:你走了,那房子咋办?

叔叔:(犹豫了一下)堵上窗户,留着你住的那间就行.

爷爷:(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叔叔:(找出几件衣服拎在手里)爹,你看看这几年,村里能走的劳力都走了,都在城里找活干,旱涝保收挺好的,我们守着这片地靠天吃饭,啥时候是个头啊?

爷爷:(抹了一把脸,倔强地)进城了混得再好,那也是盲流,在城里待多少年头顶上也有掉不尽的高粱花子。

叔叔没言语,拎着一衣服去了隔壁的房间银行间拆借利率急速走高。

第三幕:清晨村头乡村土路旁

一辆公交车远远地驶来,叔叔拎着包裹张望着渐行渐近的公交车。背后是破败的村庄。一截土坯墙下,傻子靠在墙根,嘴里嚼着半根青草,眯缝着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叔叔的背影。

车子驶近停了下来,叔叔头也没回地上了车子。车子突突地冒着烟,响了一声喇叭,扬起一阵沙尘疾驰而去。

傻子高兴地站起身,连蹦带跳地像车子驶去的方向撵着。

爷爷:(从一段残墙的后面闪出身来,一脸的伤感和无奈)傻子,回来!

傻子:(站住脚,回过头,嘿嘿地笑着,指着车子消失的方向)走了……走了

爷爷:(叹了口气)没事,还有我陪着你!

爷爷背着手向山上走去,山上庄稼和野草枯黄着,爷爷一边走一边用手抚摸着庄稼,像是抚摸自己的孩子。

穿过一片焦黄的庄稼地,爷爷来到奶奶的坟前。

爷爷:(蹲下来,扯着坟地上的荒草)都走了,能走的都走了!前几年,人们把树砍了,开了地,到处都是地啊,种满了庄稼,却不下雨了,连我们小时候那条大河也干了。村里人都去城里打工了,今天连咱儿子也走了,头都没回一下,村子空了,我的心也空了,可我不能走啊,我要留下来陪着你,陪着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这块地,这里是咱们榆树屯的根啊!

风吹着,爷爷稀疏的白发在风中瑟瑟发抖,爷爷的背后一片荒芜的天地。

第四幕:日城市高层楼房的窗前

叔叔吊在一栋楼的窗前擦玻璃,他战战兢兢地往楼下斜睨了一眼楼下,地面离他很远,他闭了一会眼睛,又抬起头看看天,天灰蒙蒙地,也很遥远。他叹了一口气,继续挥动手里的工具擦洗楼层窗户。

窗户里面,是一个气派的办公室。

一个秃顶男人靠在一张沙发上,背对着窗户坐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人跪坐在他的身上,两个人耳鬓厮磨,全然没有理会窗户上吊着的叔叔。

叔叔用力擦洗玻璃,玻璃发出吱吱的声音,屋内的男女依然我行我素。叔叔把脸转向一边,离他不远的窗户上,他的工友也在和他一起为这个城市的清洁做着努力。

第五幕:夜在建工地旁的彩条塑料布搭建的棚子里,叔叔和一群工友捧着饭盒在吃饭。

大家打着招呼,有说有笑,插科打诨。

叔叔:(一边嚼着饭)他奶奶的,今天我在高层擦玻璃,你们猜怎么着?

工友甲:(嬉笑着)怎么着?你发现自己变成超人了?

大家轰笑!

叔叔:(一本正经地)不是,我看见一对男女,男的半大老头子了,怀里还搂着小丫头,这还不说,干那事根本不背着我,这城里人的脸都让他们丢尽了!

工友乙:大哥,你拉倒吧,人家不是不背人,人家是压根没拿你当人!

叔叔:(刚把一口汤喝到嘴里,忽地喷了出来)要说却也没说出来什么。

这次,工友们谁也没笑,都低下头吃着饭,棚子里寂寂地,只能听见喝汤和咀嚼的声音。

第六幕:建筑工地叔叔和一群农民工在劳动。叔叔推着独轮车,车上放着红砖,头顶上是炎炎烈日,叔叔的衣衫都被汗水湿透了。

第七幕:一间凌乱的办公室里。叔叔和工友们围在一张桌子周围,一个穿着考究,模样富态的男人(包工头)坐在桌前的椅子上。

包工头:(一脸的不耐烦)跟你们说多少次了,不是我不给你们工钱,是开发商欠着我的钱呢,我有什么办法?

工友甲:(激动地)都几个月没开资了,你让我们一家老小指什么活着?

众工友附和。

包工头:你们闹腾几天了这都?你们闹腾我也没用,不如这样,你们去开发商家闹去,说不定,他嫌烦就把钱给了我了,我就把工资给你们开了!敢不敢?

叔叔:(转头看了看大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有什么不敢的,走!我们找开发商去!

一行人呼啦啦鱼贯而出。

第八幕:一高档别墅前黑色的铁艺大门紧紧地关着,一条松狮狗在门里朝着门外的一群人狂吠。有人朝着狗扔了一块石头,狗叫嚣得更厉害,门外的人们不耐烦地踹着大门。

人群中有人喊,开门!开门!

一辆警车呼啸而至,从警车里下来两个警察。警察走进人群和大家说着什么,叔叔跟警察理论着,没一会,警察劝散了一些人,叔叔和工友甲,工友乙等几个工友被带上了警车。

第九幕:派出所里叔叔和工友甲乙等人坐在派出所的凳子上。

警察甲:(和颜悦色地)我们已经替你们联系了劳动仲裁,你们回去等消息吧,以后不许聚众闹事了,扰乱社会治安不说,也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叔叔:(不好意思地)谢谢你们了,警察同志,我们不知道还有劳动仲裁这码事啊!

警察乙达到3.56亿美元。这家肯德基(KFC)、必胜客(Pizza Hut)和塔可钟(Taco Bell)的控股公司每股盈利75美分:吃一堑长一智吧,都回去吧,以后遇事要冷静。

大家站起身和警察握手告别。

第九幕:夜彩条布的棚子里有的工友在打扑克,有的靠在行李上玩,有的在睡觉,叔叔躺在铺位上望着棚顶发呆。

突然,工友丙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跑进来。

工友丙(喘息着,激愤地)完了,包工头领到钱跑了!

棚子内的人注意力看、立刻都集中到工友丙的身上。

工友甲:(质疑地)你听谁说的?

工友丙:就咱们不知道呢,别的工棚都传开了,跑了,办公室都空了,车也开走了!

工友乙:出去找找啊,还傻愣着干啥?

第十幕:夜城市棚户区

叔叔在黑夜里高一脚低一脚低走着,他的身后,远远地投射来城市里高层建筑上昏黄的灯光。突然一个趔趄,叔叔跌倒了在黑漆漆地胡同里。

第十幕:夜工地彩条棚子工友们都睡熟了,呼噜声此起彼伏。叔叔躺在铺位上辗转反侧,暗夜里,他用手挠着头。他回忆起爷爷说过的话:在城里待多少年头顶上也有掉不尽的高粱花子。(棚顶传来噼噼啪啪下雨的声音)叔叔挠头的手慢慢地停住了。

第十一幕:清晨乡村太阳还未升起

爷爷背着手出现在村口。傻子坐在村口一棵老榆树地下迷茫地望着东边的天空。

爷爷:(看见了傻子)傻子,起得早啊!

傻子:(转过头看爷爷,用手指着东边天空那一片绚丽的朝霞)雨……雨……雨!

爷爷:(眯缝着眼睛顺着傻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傻子,你也不傻啊,你还知道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啊?

傻子:(嘿嘿地笑着)老于头,不傻,老于头,不傻,嘿嘿嘿……

第十二幕:清晨城市公共汽车站

叔叔拖着行李出现在车站里,一辆待开的公共汽车前玻璃上写着临河市——榆树屯几个大字,叔叔看见了公汽,顿了一下,随后低着头拖着行李上了车。

第十三幕:乡间公路

一辆公共汽车在疾行,叔叔坐在车里看着窗外的田野,脸上露出安然的神情。

第十四幕:村庄

爷爷和傻子都坐在村口的榆树下。天有些阴了,两个人都默不作声地看着远处的公路。

一阵风刮过来,有雨滴跟着落下,傻子伸出手去接雨水,爷爷也跟着伸出了手,雨越下越大,傻子和爷爷依偎在树下没有离开。

这时,有汽笛声传来,一辆公共汽车在大雨中停了下来。

爷爷抬眼看去,叔叔在雨中拖着行李下了车,傻子看到了熟人,高兴得连忙跑进了雨中。

特写镜头:爷爷布满皱纹的带着笑意的脸上不只是泪水还是雨水划过满脸(完)

共 22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折射出了现实社会农民工的心酸,以白描纪实的手法,将叔叔的思想转变,刻画得淋漓尽致。从叔叔的毅然决然地离开榆树屯,再到花花世界的城市谋生,最后到伤心地回归,镜头总以对比的落差,来强烈地反应现实、批判现实。作品最后的雨水,是带有寓意深远的希冀性的结局。好作品,推荐共赏!【:付欢春】【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907 2】

1楼文友: 15:19:58 我不善写这种体裁,权当来剧院看戏凑热闹,茶坐舞台之下,看文友的精彩布局、塑造和导演,不失为一种享受。祝愿文友创作更进,今后有更多精彩佳作呈现!

回复1楼文友: 15:10: 感谢铁禾点评!遥握!

2楼文友: 15:18:25 点燃的是鞭炮;走过的是岁月;留下的是故事;带来的是希望;盼望的是美好;虽然春节已过,送到的依然是祝福:祝您及家人春节平安、幸福、健康和快乐!欣赏佳作,祝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蛋白尿是什么意思
3岁孩子肠绞痛怎么办
酒泉儿童牛皮癣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