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瞳至尊第四十章内奸现行搭配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5-21

九瞳至尊 第四十章 内奸现行

福威镖局总镖师紫天罡正押着镖车横穿地龙岭,“唰唰唰”突然被二百余个手持魔刀的蒙面人拦住了去路。

“护好镖车!”

紫天罡大吼一声,六十七个镖师纷纷亮出兵器,面朝外把镖车护在其中。四十六个车夫则跳出圈外,抱头蹲在一旁。按照魔界的规矩,类似车夫这样的普通人,只要抱头不参与战斗,是可以免死的。当然,对方非要斩草除根除外。

紫天罡则和副总镖师达飚催马迎上前去。

只见为首那个蒙面人右手五指并拢,打了个包围的手势,二百多蒙面人兵分两路,瞬间就把六十七个镖师连同镖车一块儿围了个密不透风。

蒙面人行动迅速,配合默契,训练有素。

对峙双方都瞪大了猩红的眼睛。

大战一触即发。

正值黄昏,空气中散发着阵阵潮湿、土腥的味道,可那味道,竟掩盖不住双方身上散发出来的腾天杀气。

紫天罡面沉似水,五色瞳光缓缓移动,围着对峙的双方扫视了一圈,脸上不禁露出了笑意。

他发现对方一共有两个头领,一个是二阶魔师中期,另一个是二阶魔师后期的修为。此外,对方还有十几个九阶魔士巅峰修士。剩余其余人的修为大都在六七阶魔士阶段。

对比己方,除自己是一阶魔师巅峰修为外,还有七个魔师强者,他们分别是五个长老和两个副总镖师。其中五个长老的修为,两个是二阶魔师巅峰,两个是二阶魔师中期,一个是一阶魔师巅峰;两个副总镖师,达飚和酆晟的实力都是一阶魔师巅峰。

单从魔师数量上对比,福威镖局这一方绝对是碾压的优势。

紫天罡暗自庆幸,当初幸亏听从了达飚的建议,把镖局所有的高层强者都带了出来,否则这一次,后果不堪设想啊。

“请问对面是哪路朋友?”紫天罡底气十足,“老夫乃魔撒城福威镖局总镖师紫天罡,还请诸位给点薄面,行个方便,日后定当厚报。”他双手抱拳,朗声说道。

“桀桀,一个小小的福威镖局,还不配知道我们的名字!”

对方一个头领,撇了撇嘴,讽然开口。

只见那人身高一米七,三色魔瞳,二阶魔师中期的修为。

“你们到底想要怎样?”紫天罡耐着性子,阴着脸开口。

“桀桀,不怎样。就是想告诉你们,魔晶留下,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特么的祭日!”那人阴森森地开口,三色瞳孔中,黑黄蓝五色光仿若毒蛇,只要沾上,就能把人融化了一般。

“呸,别自不量力,就凭你们这几头烂蒜,也想劫镖车!把脑袋从脚后跟拿出来,好好想想吧!”紫天罡怒火中烧,还真是头一次碰见这么嚣张的劫镖人。

“老夫行走江湖三十载,在魔撒城地界上,还从没有一个人不给老夫面子,今天老夫倒要看看,你们这些泥鳅,能翻起多大的浪!”

他挥手向前一指,“噌噌”两声,福威镖局的两个长老翻身下马,缓步走出,二话不说,伸出手掌,对着那个蒙面黑衣人拍去。

突然,“咻咻”两声,两束微光倏地亮起。

“噗噗”两声,那声音虽然很轻微,几不可闻,可砸在福威镖局所有人的心里,却振聋发聩。

因为,他们痛心地看到,两位长老离那黑衣人还有丈余远时,就被后者抛出的两枚四楞刺,洞穿了心脏。

而两人满是魔力的手掌打在那人身上,连衣服上剐蹭的尘土都没扫掉。

“怎么可能?两位长老都死了?一招没过,就死了?”

“难道两位长老是面捏的?这么不禁打!”

“不对呀,看他们打出的掌力,就像魔力用尽了一样。”

福威都严重制约消费增长。2002年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下降了0.8%镖局众镖师看到这一幕,脸色变得铁青,连窃窃私语的腔调里,都带着诡异。

“就连杀一只小猫、小狗都要挣扎两下,何况是修士呢。可那两个长老,两名二阶魔师阶别的强者,竟然连挣扎都没有挣扎一下,就被杀死了,这也太特么惊世骇俗了!”

一个镖师更忍不住吐槽道。

“总镖师,不好,有古怪。”

副总镖师封胜凑到紫天罡面前,悄悄开口提醒。

说起这封胜,别看他修为在福威镖局高层中不是很强,可脑袋却十分的灵活,在圈里有智多星的美誉。

“能看出什么原因吗?”

紫天罡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此刻,虽然两名长老被秒杀,可他头脑依旧保持着应有的冷静。

“您想,我们这趟镖保的可是中品魔晶,属绝密押运,为什么这些人会来劫镖?他们又是如何知道我们会绕道走地龙岭的?”封胜严肃地说道,“还有,为什么我看两位长老迎战时趔趔趄趄,一点都不想正常修士的样子?”

“你是说,我们的队伍里……有内奸?”紫天罡倒吸了一口凉气,“是内奸泄露了我们的行踪,还对两位长老暗中下了毒手?”

“八九不离十。”封胜面沉似水。

“狗贼,欺我福威镖局没人了,纳命来!”

又有两个福威镖局的长老飞身下马,向那黑衣人扑去,“呼呼”两声,拳带罡风。

“找死!”

黑衣蒙面人三色魔瞳带着嘲笑,双脚半步都没有挪动,倒背着手,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对二人——一个二阶魔师巅峰和一个二阶魔师中期修士的拳头仿若视而不见一般,任那拳头向自己身上砸来。

“狂妄!”

“找死!”

福威镖局众镖师鼻子都快但是现在刷的这种现象也不是非常的普遍了。因为在百度分享的后台中列出分享数据与回流数据。百度只需通过计算分享数据与回流数据被气歪的同时,也禁不住暗暗高兴。

“这小子眼看着两只拳头来了还不躲,真特么是作死!”

眼瞅着那两只拳头在那蒙面人的瞳孔中不断放大,空气中陡然出现了一丝诡异的安静。仿若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唯有蒙面匪徒的眼里充满了不屑。

“哈哈,打中了,那个装逼的人完了!”

众镖师欢欣鼓舞,连空气中的杀气和血腥也似乎被压制了下去。

“噗嚓噗嚓”,拳头打在那人身上,软软的,没有给对方造成一点伤害,反倒像小孩子挠痒痒一般。

“怎么会这样?”

那可是二阶魔师强者啊,在魔撒城指导开发区刘家沟村筹建千头牛场;指导城关镇格垒嘴村、老君山村、盛康镇土岭村、南河镇白水峪等村养羊户科学养羊;指导茨 ……(未完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打出去的拳头,怎么会一点魔力都没有!

那两名长老也一脸懵逼,“拳头明明打中了对方身体,可怎么就没听见骨骼碎裂的声音,没看见血肉横飞的场景呢?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桀桀,轮到我了!”

黑衣人举起双手,两个长老就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样,不由自主地将各自的脖子主动伸到了那人手里。

“咔嚓咔嚓”两声,两位长老的脖子瞬间就被捏断,嫣红的鲜血流了出来,尸体缓缓软倒在地。

“不可能,绝不可能!”

不但是众镖师,就连紫天罡都看傻了,二阶魔师巅峰,无限接近三阶魔师的修为,不说可以上天入地,翻江倒海,但也绝不可能就像现在这样,连一只小鸡都不如啊。

对这样的强者来说,就这样毫无声息、窝窝囊囊地死去,真是对他们绝大的侮辱和讽刺!

可这件事情就这么诡异地发生了,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五个长老,转眼就死了四个,对福威镖局来说,这损失不可谓不大!

紫天罡怒目圆睁,一股火气直顶脑门,飞身从角马上下来,迈步就想向那黑衣人扑去。

“总镖师不可啊!”

封胜的一声断喝,把紫天罡的怒气生生切断,他头脑蓦地清醒了过来。

“总镖师请打一拳试试。”封胜的话又传了过来。

紫天罡闻言一愣,赶紧运功出拳,明明感觉魔力丰盈,可打出去的拳头,却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

喃喃自语中,他的脸色变得惨白。

“动手!”

奇怪,命令竟不是从蒙面人嘴里发出来的,也不是从紫天罡的嘴里发出来的,而是从副总镖师达飚的嘴里不带一点温度的发出。

“噗噗噗”的声响不断,紫天罡看到,福威镖局有二十六个镖师竟然对着自己人举起了屠刀,镖局的其他镖师就像割韭菜一样,被宰割一空。

其中杀人最多的,顶数达飚的侄子——达拉了。

转瞬间,福威镖局只剩下了紫天罡、封胜还有那名仅存的长老,其余人都被达拉带人杀死了。

空气中的血腥气,一时间形成了浓浓的血雾。

四十六个赶车的平民被围在一起,瑟瑟发抖。

“达飚,原来是你?你……你是内奸?”紫天罡指着达飚,嘴唇哆嗦了两下,气得说不出话来。

“桀桀,当然是我?”达飚狞笑着。

“亏得我那么信任你,可你为什么要出卖福威镖局?镖局又有哪点对不起你?!”紫天罡义愤填膺,眼里都要喷出火来。

“你搞错了,不是出卖,而我本来就不是福威镖局的人!”达飚戏谑地瞅着紫天罡说道。

“你是卧底?是你给镖局的人下的毒?”紫天罡一脸愤怒,“你还是不是人,有没有点起码的良心?!你这个狗东西!猪狗不如,算我特么瞎了眼,看错了你!”紫天罡顿足捶胸,破口大骂。

“紫总镖师,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嘛,只要你把那样东西交出来,我可保你全家无事,否则,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说着,达飚气息一拢,一股威压顿时袭来,周围的人禁不住倒退了数步。

“三阶魔师初期的修为?这怎么可能?”紫天罡也是惊呆了,“你一直隐藏了实力?”

“呵呵,总镖师,怎么叫不可能呢?你看看我!”达飚的侄子——福威镖局大镖师达拉缓缓走到了紫天罡近前,浑身气息一放。

紫天罡的脸色顿如死灰,达拉的修为竟然也是一阶魔师巅峰,和他不相上下。

他算彻底明白了,什么为了黐蠡派走镖,这一切都是达飚叔侄设下的圈套,目的就是要自己手里的东西和也无人交代福威镖局的财产,真可谓一石二鸟之毒计。

他绝望了,不说自己现在身中毒药,魔力发挥不出来,就是自己全盛时期,见到达飚叔侄也得绕着走啊。

“先前,阴山双煞意图抢劫摩尔曼的镖车,是不是也是你们叔侄给阴山双煞报的信。”

“嘿嘿,没错,就是我们干的,可惜遇到了那个人族小子牟子枫,是他坏了我的好事,害得我白白浪费了两个月时间。”

达飚咬牙切齿地回答,“等此间事情一了,那个牟子枫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紫总镖师,只要你交出那东西,看在这么多年你对我们叔侄还算照顾的份上,我可以开一面。”达飚步步紧逼。

“总镖师,万万不可。”封胜上前一步,匆匆开口。

“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可只要总镖师交出来,不过一时半刻,我们都会人头落地!达飚这种阴险小人的话,您可千万不要轻信啊!”

“老匹夫,哪都有你,我已经忍你很久了!”达拉上前一步,飞起一脚,封胜就像纸扎的人似的,被他一脚踢出去十米开外,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呸,”达拉对着昏过去的封胜啐了一口浓痰,“要不是看你还有点用处,单凭你常和我叔叔作对这一项,就够我杀你八个来回了!”达拉恨恨地说。

“紫叔叔,别再执迷不悟了!赶紧把东西交出来吧。看在紫岚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一命,保证说到做到。只是……你必须答应把紫岚嫁给我。”

“痴心妄想!”紫天罡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完了,一切都完了!”那一刻,他甚至想到了自杀,可一想起紫岚的娇嫩面庞,刚提起的勇气一下子就消散了。

这时,太阳已经完全沉入了山底,四周灰蒙蒙的一片,天地仿若粘成了一个整体。

潮湿、血腥,加上腐树和动物腐烂尸体形成的瘴气,慢慢弥散开来。

“达飚先生,我们各取所需。”黑衣蒙面人一挥手,二百多蒙面人开始打扫战场。

达飚则狞笑着向紫天罡走来。

“住手!”随着一声大喝,一道人影飞到了达飚和蒙面人面前。

承德治疗男科医院
保妇康栓可以治宫颈糜烂吗
福州十佳癫痫病医院
溶血栓的食物
海口白癜风治疗费用
鄂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