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银行业不良率大幅攀升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3

互保信贷把企业困在了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16年来首次进入奥运会半决赛。损俱损。(CFP/图)

原标题:银行:最赚钱的地方,亏钱最多

作者:南方周末樊殿华

发自:温州

银行是温州陷入僵局的一个直接推手,但今天,它们也身受其害。

行长撤了一圈

现在是千方百计降不良资产。

截至201 年 月末,温州银行业不良率已攀升至4.01%。

温州银行业的不良,至少要在现有基础上乘以2,能不能打住都还难说。 201 年5月21日,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总行负责温州不良贷款处置的风控总监预测道。

直到2011年6月,温州银行业不良率仅为0. 7%,依然达到国际公认良好水平。

不良率低并不意味着风险就小,事实上,温州不良率极低的原因是,民间借贷市场是银行风险的 隔离层 企业资金周转不灵时,总能借到民间资金度过危局。

2011年末,这一切戛然而止,央行收紧银根,银行瞬间 变脸 。承兑汇票贴现利率最高时逼近月息2分,而2009年宽松时翻了 倍,此外还出现名目繁多的变相加息,一夜之间,市场上钱少了很多,资金链断裂开始大规模涌现。

南方周末从温州市金融办获得的数据显示,2012年民间流动资本约6000亿,比2011年缩水 0%。2008年民间借贷占社会融资总量6%,2011年这一数字急升至16%,而民间借贷危机爆发后,这一数字回落至10%。

铜加工厂老板叶健强深有体会,高峰时他的民间融资有1亿多,月息高达三四分,但从2011年底,拆东墙补西墙的游戏玩不转了,过去,在温州打个就能借到一两千万,眼下, 想借一百万,比登天还难 。

民间资金缺位,银行业资产裸露。银行过去短贷长投的风险暴露无遗,不良率开始节节攀升。

链条最薄弱的环节就是互保贷款。政府则千方百计地延缓问题爆发。

2012年8月,温州市政府曾下发160号文件,要求银行 不宜申请法院查封 经营正常的担保企业资产和账户, 并且承诺不抽资压贷,以免影响企业正常生产经营 。如果银行要起诉互保单位,需要经过经信局协调。

但该文的约束力有限,紧要关口,银行依然争先恐后抽资压贷。为了当初一笔找上门来的1000万贷款,两年之后,叶健强不得不追加担保企业、追加个人担保,最后把厂里设备也通通追加了进去。

情急之下,政府又成立了应急转贷资金帮助企业 借新还旧 。以乐清为例,2011年11月成立1.5亿应急转贷资金池,截至2012年底,共有76家企业办理 01笔应急转贷,平均一个企业4笔,累计总额22亿。

进入201 年,应急转贷资金需求激增。仅前四个月,已有40家企业申请应急转贷91笔,总额6.2亿,申请企业数量已超过上年的一半。 本来都是中小企业,现在一些大企业也来申请。 乐清经信局副局长徐立志说。

政府还想出办法帮企业增加可供抵押的资产。在温州,厂房违章建设比比皆是。比如,厂房批下来是6层,结果造成7层,竣工验收通不过,过去拿不到房产证。眼下的新政是,如果只是超面积的,处罚完发放房产证,或者产权证先发,违章那部分等候处置。 这样可以降低10%-20%互保比例。 徐立志说。

即便如此,以上措施也只得勉强救急, 月底是银行贷款到期高峰,十几家企业到经信局排队申领应急转贷,各家银行行长也纷纷赶到经信局,要体验了普通鞋企工人找工作的一天。求给他们的客户 先放一马 。 所幸还是勉强排过来了 ,徐舒了一口气。

而此时,同为工业重镇的瑞安,一家国有大行负责人开始担忧, 瑞安转贷资金大概需要 0亿,但政府不想出这个钱。 这意味着,6、7月份即将到期的贷款,可能出现大面积不良。

对温州银行业来说,201埃航的飞行安全和服务 年是 坏账核销年 。乐清当地一家银行高管不久前到温州参加一个由市政府、银监局、人民银行、法院等召开的联席会议,会上提到 今年金改年,鼓励核销 。市政府的目标是, 努力使不良贷款率在较短时间内,以平稳的方式下降到一个合理的范围内。力争不良贷款率控制在2个点左右 。

当然,为了拖延坏账爆发,银行对企业只得部分退让。 情况如同潮水涌上来,你说,海滩上的沙雕还能存在吗? 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的支行行长反问,对于不良贷款, 银行现在做的,就是用手护着,千方百计保护它不被冲毁 。

护着的手段包括由银行出面和政府协商, 只要能付息,我都不断降低3G消费门槛给你转贷。 上述乐清某银行高管解释说。不久前,对已经申请破产重整的森泰公司,大部分银行的口吻一致, 只要付上利息就行,其他动用政府资金。转贷资金他们去办 。

现在是千方百计降不良资产。 上述乐清某银行高管说。因为对于银行高管来说,只要 今年不良再增加两个点,就一票否决(指走人) 。

但护不住的坏账已经显现,谁来负责?在温州,许多分、支行的行长已进行大撤换,平安撤了,光大撤了,华夏撤了,浦发撤了 已经撤了一圈 。

在总行层面,现在大家在谈问责的问题。这么大层面的坏账,谁敢说豁免? 上述高管补充。

对于新增贷款部分,银行更小心了,有的甚至不惜毁约。当地媒体报道了温州市长的一句话, 去年以来,我们组织了一批银企合作签约项目,总额达758.8亿元,截至201 年 月底,仅落实65. 亿元。

银监会数据显示,2012年一季度,温州银行业新增贷款为1 7.29亿元,而201 年一季度该市银行新增贷款只有82亿元。新增贷款中又有一部分来自表外资产转表(比如承兑汇票转成贷款)及投向政府融资平台。

在上述联席会议上,政府单方面提出的加速降低不良的方法包括:只要法院受理客户的破产清算申请后,这笔贷款就可以核销,而过去都是案件终止执行之后,才可以核销;简化诉讼程序,银行不需要起诉、公告,抵押贷款可以直接实现担保物权,银行拿到房子然后卖掉。

这都是不可能的事, 一位参会银行高管说,这些是政府的一厢情愿。

为了多渠道消化不良资产,民间资产管理公司获准从不良资产处置业务中分一杯羹。这一业务过去由国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把持。华峰民间资产管理公司以及海螺民间资本管理公司与工行温州分行达成了分别为2.7亿和1亿的不良资产收购协议,而苍南润丰民间资本管理公司也与华夏银行签约打包1亿元不良资产。

一位接近政府的人士告诉南方周末,2012年他所在的投资公司和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合作,在温州 做了一些不良资产处置 。当时市委市政府很重视,还在市政府大楼设立专门的办公室。据他透露,浙江省级资产管理公司也正在筹备中,而这家省级公司将专门设在温州。

南京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多少钱
左甲状腺素钠片降血脂
沈阳早泄治疗哪家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